快捷搜索:

或者是上市银行发行的产品

  在这个过程中间,有一类人永远不碰股票,我们叫他们“风险厌恶型客户”。这种客户在银行理财、基金资产达到一定规模后,他就会买信托。现在信托的底层资产可能也会出现风险,我们的高净值客户就很关心本金亏损的问题。他们现在不能亏本金,如果一款产品能够策略保本,或者有一部分收益,我觉得就是很好的资产管理方法。

  主持人:“一叶障目”这个词我觉得刘老师比喻得特别精准,我们只愿意看到我想看到的东西,其实在你不想看到的另一个世界里,那才是真理。

  刘玺:关键它是瞬间没有流动性,你看以前跌一个板、两个板,现在六七个板是标配。目前从市场流动性来看,如果有一个类固收的产品,当然前提是你要了解它的底层资产是什么样的,但这个可能对我们老百姓来说太难了,很难去穿透看到底层。

  刘玺:我觉得这个非常好,定投是一种非常睿智的投资方法。巴菲特曾经说过,当他不在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会让他的爱人去买标普500指数,这是大师说的话。他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投资大家,当他离开市场的时候,他叫他最亲密的爱人把钱交给指数。事实上,美国这么多年其实基金经理并没有战胜指数。但这也有个前提,因为美国牛市走了很长时间,而且他们国家有一个比较好的方式。

  对于理财来说,我们认为你在投任何理财产品的过程中,第一要找好的交易对手,比如说央企或者是国企,或者是上市银行发行的产品,那么违约风险就不大。即便是信托,也要看它的股东背景,交易对手的违约风险是第一位的。第二才能追求收益,这个收益还分两种,一种叫风险调整前的收益,一种叫风险调整后的收益。如果他给你比较高的收益,那我本金还能不能拿回来,所以说我们一定要考虑风险调整后的收益。就是我在把这些风险都调整后,我收益能不能到手上。

  刘玺:你要仔细看,这个政策下面出了好多政策,包括土地。我们以前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主要就是靠卖地,所以说它的利益驱动特别大,包括原来持有房子的即得利益者。只有没有房子的人希望房子跌,所以说原来房子还有五倍杠杆,大家都往这个方面积累。但是整个中华民族,我们没有物理学诺贝尔获得者,但是小小的日本居然出了十几位,他们国家没人炒房子,所有的资源资金都会投到基础教研中。房子是一个虚拟的东西,其实跟藏獒有相同的道理,一旦它丧失了这个功能,其实对整个民族伤害很大。

  投资者最好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进行配置,有一些保命的钱就放到类固收的产品上面。例如,你可以拿出一部分的资金去投资风险较高的产品,如果错了不会影响你大的资产配置。其实国外的保险退休养老基金都是这样配置的,它有一部分也是配置到VC、PE上面。我觉得我们可以借鉴他们的策略。很多人往往在熊市的时候,要剁手坚决不碰了,但是到牛市最后一棒的时候又都杀进去了,因为隔壁邻居都赚了很多钱,眼红了。

  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为什么很多产品的净值是拉横线的?这说明它持有大量的现金,这也是一种策略。等到通胀起来了,整个经济向好,比如现在降息了,或者降准了,那么大量的银行资金可以到实体经济里来,再加上减税,就会反射到股市上面。那个时候就可以加重权益类的投资,哪怕股票跌到1500点了,机构的配置是根据整个逻辑来的。它可能是配一部分债券,一部分可转换债,一部分权益类资产。

  刘玺:我们看资产风险的时候不看租售比,就看市盈率。市盈率到了几百倍是有可能,互联网企业一旦变成传统企业,一定要看它的市盈率。在那个时点它有它的道理,比如它是一个地铁口,或者是很多人抢的学区房,这种就不能按这个来比了。一旦把这个剥离开去炒,风险是巨大的,因为它从哪来一定到哪去。你像以前讲故事的上市公司,当它一地鸡毛的时候,你不知道哪是完了。现在在玉树地区有很多藏獒,跑来跑去的藏獒。以前大家在炒藏獒的时候,一个藏獒能卖上千万,所以当地有很多的狗场。但一旦这个炒作跟君子兰一样,它这个环境消失了,这些狗就没人要了。因为藏獒太大了,藏区又不能杀生,它就变成流浪狗了,几十万条流浪狗在当地跑。通过这个现象,我后来一直在反思,我们做股票的,要思考本源的东西在哪。如果你不找到最本源的东西,你很容易一叶障目。

  刘玺:它实际上是一个“逆”的东西,目前看现在是标准熊市,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时点。你要择时,或者说你得选对风口。比如这个风口是军工板块,比如这个风口是电动车概念,你不踩这个风口,你去踩以前比如电站之类的,那就不行了,因为那个风口已经过去了。

  本期嘉宾介绍:刘玺,上海明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兼投资总监。历任天同证券网上经济业务总部总经理,中海信托高级经理。现任明湾资产总经理兼投资总监,旗下资产规模超百亿。独创套牢股票,认购余股宝基金,开创业内先河。上海外国语大学MBA客座讲师,新疆财经大学客座教授,精通金融衍生品定价交易管理。

  巴菲特的合伙人芒格也是投资大师,他写了一本书叫做《误判心理学》,我觉得这本书非常好,推荐大家可以去看一下,他在书中罗列出人在误判的时候会产生多少种心理。以前我在券商,我问客户需要什么,客户的回答很简单:我需要赚钱,我需要天天赚钱。实际上,这隐含了要短炒的心理,他希望今天一个涨停板,明天再换一个涨停板,他就会不停去换手。但是对于机构来说,如果浮盈得好,是要加仓或者要持有的。但是对于一般的投资者,他觉得盈利就要换下一个目标,这就是牛市也有投资者会被套的原因,因为他不停把成本在抬高,又不止损。

  在我们生活中间,很多人有这个困惑,我现在房子也不敢买了,股票好像也不太容易做,股票天天跌都把大家套住了,不能再投了。为了孩子教育等,理财确实是一个巨大的需求。但是现在供给没有跟上,这就导致了一个天然的现象:一方面出现了风险事件,一方面场外的钱非常多。老百姓手上财富也非常多,这些钱在找方向,找出路,加上实体经济又不是特别好,居民手上这些可支配的钱,其实是个非常大的数据。

  它叫一户建,他们的独栋别墅,我上个月刚去了一趟日本,你猜猜在地铁口位置的价格大概是多少?刘玺:我们先说房子,房子类比黄金。三层的独栋别墅,日本的第二大城市大阪跟上海一样,

  刘玺:我们国家这几年大量在印钞,实际上不是房子涨了,是钱太多了,钱太多把房价给托起来了,你通过这个数据看,就会发现它有它的道理,为什么大家会有一个判断。但是从时间轴再来看,我觉得每个人选的又不一样,或者他的看法又不一样。因为我们的人生就几十年,我们不可能从那么长的周期去观察。在我们蚂蚁爬坡的路上,我们相信这个是真的,实际上你没有看到月球那一面的风险,因为你的收益就来自风险,只不过这个风险没发生。

  但是对于我们普通投资者来说,因为他没有这么专业,就很简单,要么自己炒股票,要么自己买房子。还有一种办法,我觉得是理财,通常现在有这样几类:一个是银行类的理财,还有一部分是券商的理财,以及各种宝类产品,实际上它背后是货基。

  你看《误判心理学》就知道,我不会对我的判断产生质疑的,比如说错了,套住了,那么我就不动,一直持有到它涨回去为止。但是这种趋势一旦下来之后,只会亏得越来越多。实际上大脑决定了行为,有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叫“久赌神仙输”——从概率统计上来说,就算胜负比率是50%对50%,我们还有印花税等费用,所以其实股市不是零和博弈。但是在逻辑里头,更多是基于一个误判心理学。当我们大家都默认自己判断是对的,有很多投资者他一会左侧交易一会右侧交易,本来自己就不坚定,会把两套策略混到一块,该止损的时候又开始加仓,好多投资者亏就亏在这个上面。等到下跌的时候,他又变成价值投资了,又开始补仓了,就把他补进去了。

  刘玺:我们在进化过程中,会用潜意识去思考。但是这些潜意识被人植入了,很多房地产商会告告诉你,房价还要涨,会涨到30万一平米。但是当你睁眼去看的时候,才发现事物的本质,包括供给大于需求的时候,确实会出现日本这样的现象。可能不会立刻出现,但是你通过逻辑判断,通过你真正的理性思考,你就不会在高位去追了,那个风险就太大了。我觉得黄金跟房子可以这样类比。当然,这个东西也有悖论,很多年前我就相信谢国忠先生的话,他觉得房产一直会有泡沫,他说完之后,上海房价就一路向上,他也是辩证的观点,其实还有个隐含,我们国家这几年一直是量化宽松的。

  刘玺:对于大盘的观点,我觉得从市盈率、市净率等指标看,目前大盘已经达到了历史性的低部。但是底部区域多长、磨底时间多长,大的方向上是通过数量来进行分析,即历史上中国股市有这么多年,整个大盘加起来处于这样一个市盈率、市净率区间,那么就应该是在底部区域,这是一个大的判断。对于具体个股而言,三千多只个股也算是比较多,应该要知道是在熊市格局还是牛市格局,这是一个大的环境判断。

  但是,指数也分好多种,上证50指数、沪深300指数、中证500指数等,还有很多行业性的ETF。比如我喜欢医疗,我就配医疗的ETF,这个在国外很流行。在国内,你就买一个ETF,买一个沪深300ETF、中证500ETF,因为它既含小票,又含蓝筹。

  未来我们会慢慢向诚信社会去,客户一定是看你整个风险控制的能力。很多老百姓炒股票的时间其实比我们还长,他们对股票的认知也不低了,但他有可能对资产配置或期权等衍生品不太了解。他们认为有风险的地方,可能专业机构能够从中赚一部分超额收益。就是说,对于个股他有可能也比较了解,把握能力也很强,但是他缺乏系统性的配置能力。

  还有一类现在比较流行的,就是量化基金。量化基金是进行数量化投资。什么概念呢?就是把每一个股票的波动作为一个投资标的,它实际上是通过对冲的手段,或者通过一些高频交易的手段,它就是市场中性策略,就是不管市场涨还是跌,都不影响收益率。这种策略也是非常好的配置方法,通过观察前几年资产管理的表现,我们看它的夏普比率,或者看它的整个风险控制比例,以我们的经验,能做到8%到10%就很好。因为它的容量和收益是反比的,它不存在收益高又容量大,这是个悖论。

  现在外面骗子太多,有些跟人的冲动性消费有关,投资者觉得广告做得好,他就投了,或者觉得老王买了,他也投,很多都是亲戚买了觉得不错,他就买了,他实际上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我们的责任就是告诉大家,如果它保证产品没有任何问题,又没有任何风险,流动性又这么好,那么你要去问,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收益。为什么那么多机构宁可拿三个点五个点就买,就是因为安全性决定了收益率没那么高。

  主持人:我们今天在节目中和刘老师好好交流一下,先说说股票,稍候再说说理财。股市其实挺难做的,尤其是今年,先说一说您是怎么看待股票。

  还有一类产品是券商发的,属于OTC(柜台交易市场)产品,就是可以在沪深交易所之外交易的金融产品。比如券商OTC收益凭证,这种凭证大多也是根据期限来的,会比银行的收益率略微高一点。券商拿投资者的钱去给他的两融客户,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比较安全的投资方式。因为两融客户相当于是放杠杆,有质押物,基本上风险是可控的。

  刘玺:好的股票产生的效益,以及带来的市值很大。如果你配上指数中的权重股,其实收益是非常可观的。但是我们国家稍微有点区别,我们现在的指数跟十年前是一样的。如果你要生搬硬套这个东西,也可能出问题。因为我们现在的制度还没有那么完善,包括退市这一块,现在也有很多垃圾股,不像美国有市场化机制在调整。

  根据这几点来说,市场上现在最短缺的就是短期的理财产品,超过银行定存的收益率的产品。我们国家每年隐含M2的数据,相当于温和通货膨胀在12%左右。换句话说,你的存款收益率如果在3%、4%的话,你实际上是倒挂的。也难怪老百姓会觉得资产放银行不划算。

  刘玺:还有的人是用孤立的方法分析,他用市盈率、市净率挑出来一些股票,他觉得非常好,但是他忽略了,银行股数万年都是不动的,你可能要熬非常长的时间。这里面有很多方法论在里面,最好的办法就是根据你内心,如果我是风险厌恶型,我就去做这种配置,进行银行理财或者做一些指数化的配置,或者你对行业有所理解,你可以配点龙头股也未尝不可,因为现在很多龙头股确实很便宜了,已经在它的价值投资区了。其实现在还有很多公募,你可以找一些过往表现比较好的公募也可以配置一点,这里头有可能它确实亏了20%,但是不代表它选的标的不好,那也是一种策略。

  一般的收益率,如果低于7%,对老百姓就没有吸引力。你看那些出事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它的产品收益率都远远超过7%,达到了12%甚至更高。如果是股票型基金,或者是个别的基金,如果一年的收益率不超过7%,客户不会去选择。但是目前国家资管新规出来之后,它会打破刚兑。换句话说,信托公司不能刚性兑付了,所以就逼着老百姓要了解你买的理财产品背后是什么东西,这个是很有趣的话题。我们可以把各种“宝宝”,各种花枝招展的产品名称背后的逻辑给大家稍微解析一下。

  还有一类产品就是银行的理财产品,理财产品是个什么产品?理财产品是银行通过汇聚客户的钱,然后通过信托去投资,所以它的利率会稍微比货基要高一点,达到六点几或者七点几,银行要收一部分中间费,这个是一类理财产品。

  主持人:非常感谢刘老师,关于房子大家都有非常深刻的感受,而刘老师介绍给大家的,更多是我们眼睛看不到的东西,给我们更多思考问题的方式。同时,我们期待未来刘老师多来做客,今天我们聊了股票、理财,还有房子。这点时间是不够的,希望今后更深入地聊一聊,今天的节目就先到这里。

  我觉得大家最常用的就是支付宝里头的余额宝,这个的收益率原来是在3%,现在可能降到二点几,其实它背后是天弘基金,就是一个货币基金,这个是一类产品。

  刘玺:资管新规出来之后,“纯固收”这个说法已经不存在了,因为要打破刚兑。现在更为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类固收”。这是国家明文规定的,理财产品不能保本,不能承诺利息,因为国家要打破刚兑,就是让买者自付,就是买的时候要充分知道风险,包括我们做资产管理机构的,不管是信托也好,公募基金也好,私募基金也好,都不能跟客户去承诺这些事情。

  但是有几个方法:第一,你去找管理规模大一点的机构。虽然历史不能代表未来,但拥有至少三年以上长期过往的业绩,能够证明这个机构在牛熊市中的风险控制。第二,它的主要策略是什么,你要问清楚这个事情。比如它是配置债券,还是配置可转换债券,这个对于做理财来说,就等于明明白白在投资,心里至少有个数。

  另外,理财产品中最多的一种就是社会上的各类理财产品。这类理财产品通过产品包装,通过广告去告诉客户,这种就是目前市场上最多的理财,我们叫做P2P理财,其实相当于把这个钱投给另外一个借钱的人,因为P2P理财很多是不披露的,所以你根本不清楚钱的去向。为什么会出现大量风险事件,就是因为没有第三方托管,或者没有清晰的底层资产,所以资产被挪走的概率就非常大。

  刘玺在接受采访时介绍指出,当前投资者面临诸多理财困境,包括市场上缺少收益率合理的短期理财产品等。打破刚性兑付后,建议投资者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进行资产配置,可以增加一定比例的类固收产品,指数型基金的定投也是一种不错的投资方式。房地产配置方面,刘玺认为,一旦房子丧失了炒作价值,那么就会回归到内在的居住价值。

  但是理论上,我们会把这类资产,就叫“类固收”类。因为它的特点就是,它的流动性,包括收益,相对来说是比较好的。

  主持人:我们还有两个配置方向,其中一个是配置美金,尤其是考虑到我们现在的汇率;另一方面,则是可以配置黄金,中国人和印度人对黄金相对其他国家来说更有感情。我们来听一听刘老师的观点,您是怎么看待的?

  这其中也有一个常识,叫做无风险收益率,这个很关键,包括央行行长说的,如果收益率超过10%,那就是有风险的。为什么会有10%这样的限度呢?以信托为例,信托目前是中国第二大资产管理机构,信托里有一个隐含的东西叫“刚性兑付”,所以大部分人去购买信托产品的时候,是不担心风险的,因为有信托公司去刚性兑付,理论上安全值比较高,信托产品的收益率大概就在7%上下。

  作为有着多年资产管理经验的业内人士,他如何看待当前国内理财产品,投资者可能面临哪些理财困境?打破刚性兑付对理财产品会产生什么影响?他对类固收产品的配置持何种观点?对房地产和黄金又是怎么看的?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到了上海明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玺先生做客《财富观察》栏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主持人:说到这,我有一点疑问,上海核心区域比较好的房子,租售比只有一点几,哪怕余额宝还二点几,这个现象还是挺值得我们关注的。

  马云说过,过二十年之后,你看房子是最便宜的东西,汽车也最便宜。我觉得他是一个比较有大局观的人,一旦房子回归本源,把炒作价值剥离开之后,就跟以前的三板一样,现在谁还会去买三板。当它炒起来的时候真的了不得。所以说我去完日本就很震惊。因为它是跌了20年,这20年一直在跌,它就变成只有居住功能,没人会去炒房子。我们国家则一直在炒房,炒了二十年。所以说我们的租售比实际上不便宜,而房子本质上就应该是基于建筑成本来算价值。

  国家也发现这个问题,我们总书记就说,“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现在采取了很多方法,比如上海试点郊区的集体土地可以直接进入市场。其实就是增大供给,抑制虚高。

  主持人:说到印钞的事,我最近看到有消息披露出来,说棚改资金可能要改变成专项债,刚才我们话题扯到房子和黄金上,在这里面听到刘老师给了我们更多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这非常关键。之前只想看到政策松了,我们又出什么好政策了,或者谁又卖地卖得多贵了,其实除了这些还有另外的事情,就好比我刚才说的这件事,我觉得很多关心房子的朋友都不会关心这个消息,但是如果你关注棚改带来三四线城市增量需求,它带来的货币效应,我觉得这个也是非常关键的。

  中国市场永远是牛市很短,最多几个月,熊市非常漫长。所以首先你要确定我们现在在牛市还是熊市,第二我们在美林时钟那个象限,你应该持有现金,还是持有股票。

  因为盈亏同源,我每赚的一分钱对应的就是一分钱的风险。无非是我们把风险在某一个层次做一个配置,比如我配置国债,理论上它是没有风险的,但是俄罗斯就出现过俄罗斯国债违约,所以你就不能在契约中写好,会进行全额赔。

  刘玺:我为什么要举这个例子,房子如果丧失了炒作价值之后,它就回归到居住的价值。如果我们把黄金看同房子你就想明白了,如果它只是一个贵金属,金块,它里头的价值是恒定的,并不具备投资价值。但是我觉得它有避险价值,开采成本在这放着,如果它低估了你是可以配一点的,或者是兵荒马乱了你去买点,它好携带,别的时候我觉得它不具备投资价值。因为现在很多通过margin(保证金)去做几百倍的纸黄金,或者利用杠杆炒作。但是如果从本源来说,房子的价值和黄金的价值实际上是一样的。它不具备投资价值,它只具备居住价值。

  主持人:电力只有极个别股票走了个长牛,大部分电力企业的股价都在净资产下面。

  现在上海的房价很恐怖,还有六个钱包理论(指男方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加上女方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共六个钱包,有观点认为,只要六个钱包能帮你凑够首付的话,那么最好还是买房子),我觉得这些都是不太好的东西,对整个民族是一种摧毁性的诱导,大家每天想的都是这套房子怎么卖。这一方面我觉得已经到了一个边缘,现在很多数据都超过了美国当年“两房”(美国两大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与房地美)的数据,其实已经是非常危险的一个指标了。

  在这个过程中间,投资的流动性我们叫它的“久期”(Duration),如果你能做到越开放,资产管理的水平就越高。比如,我买了信托一年拿不回来,现在打破刚性兑付之后,老百姓都很担心资金拿不回来这个事情。因为现在债务太多了,包括我们的二级市场,原来认为这些股票价格不可能跌到净资产,现在很多都跌到净资产了。

  刘玺,上海明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兼投资总监。历任天同证券网上经济业务总部总经理,中海信托高级经理。现任明湾资产总经理兼投资总监,旗下资产规模超百亿。独创套牢股票,认购余股宝基金,开创业内先河。上海外国语大学MBA客座讲师,新疆财经大学客座教授,精通金融衍生品定价交易管理。

  主持人:我们这里想问一个问题,比如现在市场状态当中,是不是有些固收类的产品会要好一些,您能不能介绍一下它们的收益情况。

  这块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尤其我们的钱,也是血汗钱,你怎么能挑到既能够满足流动性,又能不踏空,而且又能达到类固收的配置,我觉得现在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去多了解这些东西。

  第二,要了解一些基本的常识,比如说美林时钟。目前我们在美林时钟第几象限,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资产配置概念。简单介绍一下,如果是在目前这个象限,就是滞胀期,应该持有现金;如果通胀起来了,我们建议加配股票。

  主持人: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财富观察》,我是主持人颜飞。今天我们请到又一位业内大咖,帮助我们来解读当下的市场。刘老师,您好。

  我有个朋友,他不允许自己炒股票,他一直用这种指数化投资,投了7年左右,回报也非常好。我提醒一下,在我们国家如果用这样的指数定投,其实现在有很多量化的办法,你可以去算一下,10年前每个月投1000块钱,到现在大概收益率是多少,它实际上可以算出来。我们要相信量化,相信这些模型。虽然未来不能复制过去,但是过去至少提供了一些决策的依据,我觉得对于一些没有选股能力的投资者,指数化投资还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今天我们除了说股票,还有其他更多关于理财的内容要分享,先通过一个短片来认识一下今天的嘉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